环球网评PGOne 不仅中国 嘻哈脏口在哪国都引人厌


ʱ䣺2021-02-07

  法国出生世界首档嘻哈节目

  “以所谓的‘嘻哈精力’为尚方宝剑,随便飙脏话、人身攻打乃至戏弄别人的嘻哈歌手们,你们太缺少义务感了”。

韩国歌手Dok2和美籍韩裔歌手朴宰范。

  中国嘻哈音乐歌手PGOne(本名王昊)因为首充满脏话和性暗示歌词的《圣诞夜》,加上从前些劣迹成为众矢之的,甚至引发外媒关注。法新社6日报道称,PGOne的歌曲下架和其工作室的报歉申明不仅不平息公愤,反而给他挖下更大的坑——他在致歉声明中在把歌词中的脏话表白归罪于“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沉”。不少网民反驳称“嘻哈精神并非脏话连篇”,“假如中国嘻哈须要向黑人嘻哈学习,也是学习他们的音乐情势和说唱技法,而不是脏话”。脏话与嘻哈音乐有着何种接洽?这还得从这种音乐诞生的背景和文化泥土说起。

责任编纂:张迪

  据统计,从1985年到2013年间的2295首风行说唱乐专辑中,均匀每张专辑有218处脏字,每首歌有约14个脏字,其中最为常见的是f-word(相称于中文书面语中“妈的”)跟n-word(“黑鬼”,英文中对黑人的蔑称)。

美国嘻哈歌手Jay-Z

  美国“匪帮说唱”遭抵制

  嘻哈说唱是一种随着伴奏、带着韵律吟诵的音乐作风,与DJ控盘、霹雳舞还有街头涂鸦等并列为狭义嘻哈文化的表示形式。从历史上看,这种音乐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纽约黑人区布朗克斯,当时社区聚首风行,DJ会在其中播放流行歌曲的打击乐,并依照节奏或者乐器念词来进行上演,尔后这种音乐形式在黑人社区中广为传播。当时因为黑人处于社会底层,贫穷和犯法以及对社会的愤怒往往体现在他们的音乐当中,脏话确切实嘻哈乐中较为常见。

  等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美国嘻哈音乐进一步扩展影响之后,一个新流派涌现了——“匪帮说唱”,强调的是巿核心年青人的暴力生涯状态以及其贫困的生活前提,歌词内容甚至会直接呈现跟警方对立和抵触的内容。“匪帮说唱”在美国争议颇大,曾被联邦考察局等政府机构谴责,当时该音乐的灵魂人物Ice-T也由于在歌词中对警察不敬而导致其专辑无奈被时期华纳唱片公司出版发行。

  很多在韩国活泼的说唱歌手深受美国嘻哈影响,包含Dok2、Zico、朴宰范等人。2012年开端,韩国M.net有线电视台播出的嘻哈综艺《Show me the money》大获成功,嘻哈在韩国从小众变为主流。从2012年到2017年,《Show me the money》持续播出6季,每季收视率都十分火爆,已成为韩国最具代表性的嘻哈音乐综艺。该电视台推出的《Unpretty rapstar》和《高中Rapper》等嘻哈综艺节目,也取得胜利。2016年,韩国JTBC电视台首次尝试嘻哈综艺秀《嘻哈民族》,邀请60岁以上的女演员与嘻哈歌手同台演唱,神算网主论坛997992,在韩国引起“奶奶嘻哈族”风潮。

  点击进入专题

  然而脏字并不是美国嘻哈说唱的灵魂。嘻哈说唱的中心精神是社会底层的草根对不公正运气的恼怒和抗争,以及对自在和爱的憧憬与寻求。跟着时代提高,美国嘻哈音乐初期较为常见的贬损女性的脏字在1985年后呈总体降落趋势,而n-word出当初黑人嘻哈说唱中往往并非漫骂,而是一种自嘲。至今销量过亿的嘻哈歌手当中,比方埃米纳姆(Eminem)和Jay-Z等人的歌曲中确切有脏字,但更多的歌中不乏本人奇特且独破的主意和立场。

  与欧美比拟,亚洲嘻哈音乐发展较晚。“步调大略慢美国5到20年”,台湾嘻哈音乐人阮泰瑞告知环环(ID:huanqiu-com),他懂得的亚洲嘻哈音乐中脏话比美国少许多,因为亚洲爱好这种音乐的人不必定是草根阶层,“懂英文的人更感兴致,这可能就过滤掉良多草根文明,反而让亚洲嘻哈音乐多了些舶来感”。

  嘻哈音乐很早就传入欧洲,尤其是法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诞生了由法语演唱的本土嘻哈。1984年,法国诞生世界第档电视嘻哈节目——由主流法国电视台播放的《H.I.P.H.O.P》,有名嘻哈乐手Sidney主持。现在法国事除美国外寰球第二大嘻哈乐市场,法国嘻哈也出现出众多金曲和音乐人,从早期的SuprêmeNTM,到之后的IAM、Sniper、Assassin、LittleMC、MinistèreA.M.E.R、Manau和MCSolaar等,都在全世界法语区领有大批粉丝。

  “韩国嘻哈是时候检查了”

  “以所谓的‘嘻哈精神’为尚方宝剑,随意飙脏话、人身袭击乃至戏弄别人的嘻哈歌手们,你们太缺乏责任感了”,韩国《首尔经济》曾以此为题称,目前不少韩国小学生喜欢模拟嘻哈歌手及他们的歌,因而时不断地从孩子们嘴里蹦出难以动听的脏字。当老师批驳他们时,这些孩子却说“我不是在骂人,而是唱最近很流行的歌呀”,让老师很无语。2015年,《Show me the money》节目中有歌手在演唱进程中飙脏话、露内裤,歌词过于露骨且轻视女性,该节目被韩国广电治理部分处以3000万韩元(约合18万元国民币)罚款。有韩媒评论,目前的嘻哈音乐堪称“无脏字不成歌”,且歌词以“毁谤乃至戏弄别人为乐趣”,一些嘻哈歌手对骂和秀下限的水平令人瞠目结舌。对此,韩国专家们异口同声地表示,韩国嘻哈是时候反省了。

  原题目:不仅是中国,嘻哈脏口,在哪国都引人厌!

  韩国中心大学社会学系教学周恩友(音)表现,发祥于美国的嘻哈音乐实质是让弱者说出他们的心声,而如今韩国嘻哈却变成调侃和戏弄女性、少数人群等社会弱者以及脏话连篇的“怪乐”,不三不四。韩国民众文化评论家李泽光(音)也表示,嘻哈歌手们要想明白,自己酷爱嘻哈音乐的初衷到底是什么,伸张正义、追寻自由以及攻破现状才应是嘻哈音乐的本质。

  当然,法国嘻哈中最具性命力的,也是美国嘻哈中的对抗和批评精神——创作者同样是来自底层的移民后辈,他们盼望用嘻哈乐来揭穿尖利的社会问题,歌曲时常波及毒品、性、帮派和种族主义等激进和粗鄙内容,这也是嘻哈乐不被一些传统法国白人所接收的起因,一些鼓动性歌词也会引发听众的不满或抗议,甚至导致种族问题的起诉。不外目前法国嘻哈乐的分类更加丰盛,有不少乐队已划入主流,歌词也不再激进,像La Fouine等都是颁奖台上的常客,也为吕克·贝松等名导的片子作品担负配乐。